365的4倍號/奎閣遊

2019年12月06日 編輯: 來源:澎湃新聞

忽念起半年前遊過的奎閣山了。奎閣山並不是什麽名山大川,但于廣安也算是小有名氣。引它爲大多數人所知道的,恐怕是算山頂上那高聳的“奎閣塔”了吧。
奎閣山三面環水,其水名曰“渠江”。
晚上從思源廣場的百步梯往下走,沿著濱江路散散步,隔著渠江水遠遠的就能望見奎閣塔上那燦爛迷離的燈光。一閃一閃真是漂亮至極,于是打定了明日遊奎閣的主意。早早地,和朋友一行仨人就來到了渠江岸邊,這渠江是長江的一支支流,也是廣安的母親河。江面呈墨綠色,而此時一層薄薄的輕霧浮起在江面上,使得江水的墨綠若隱若現、虛無缥缈。恰似那美人玉頸上挂的祖母綠被輕紗的衣襟掩得似有似無。三人一邊欣賞這良晨美景、呼吸清新的空氣,一邊尋找著將去對岸的小船。由于奎閣山三面環水,只有一條陸路,即沿著廣安大橋往右走,二十分鍾即到塔前。只無奈365的4倍號們離廣安大橋一城南一城北地太遠,不如悠得小船幾分鍾便到得彼岸,與渠江水來個“親密接觸”。
不久便望了小船來,踏上船,輕松到了對岸。踏上船的第一件事,不是急著要登山,而是祈福。由于奎閣山住的多爲老頭老太,想要出門不方便,安全則是大問題,因此在山腳下鑿了一尊觀音像,放了紅布香燭在石台上供人祭拜,上山下山都得祈平安。我們雖不迷信,但爲了圖個吉利,也恭謹的拜了拜。一邊登山一邊看,這奎閣山雖名曰“山”,但若論面積、高度,充其量也只算得個“嶺”吧,可我卻獨愛她。愛她的與世無擾,愛她蔥郁的原生態的竹林,愛她是喧嘩城市中的一方淨土。
一會兒便到得了山頂,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這“奎閣塔”了,奎閣塔是個八角的尖塔,時隔已久,也不記得有多少層了,只是有高聳的樣子。奎閣塔整體呈大紅和明黃的顔色,看上去特別搶眼。最底層的四周圍了許多圓柱,既是裝飾,又爲穩固塔基。柱子呈大紅色,只是有些斑駁罷了。沿著精致的小樓梯往上走,塔層的面積就越小,到了最頂層,塔中就只能容得下七八人了。
站在頂層的小樓梯上,可以鳥瞰整個廣安城,大有“一覽衆山小”的氣概,真是驕傲!嬉遊到日暮,尤覺意猶未盡。今日提及,尚以之興懷。 

 三月的一個早晨,我背著相機,踏著薄薄的晨霧,迎著習習的晨風,來到渠河岸邊,渴望捕捉一幅春晨美景。
從東方灑下的一片霞光,閃耀著金色的光芒,在河面上搖蕩,也把對面的山巒塗抹得清晰明朗。此時,除清脆的鳥聲的婉轉,便是潺潺的渠水拍打著堤岸,奏響了一曲優美的晨曲,忽然一陣幽幽馨香隨風飄來,搖人心旌。我不禁注目一望,那渠河兩岸的地坳山岡,一堆堆,一片片,如朝霞、似火焰……哦!是春風吹綻了桃花。
陽春三月,正是桃花盛開的季節。此時,除鵝黃纖嫩的小草,星星點點,偶爾出現在路邊壩下外,就是綴滿田埂、笑遍山岡的桃花。眺望渠河兩岸,那北岸真可謂桃花之鄉。微風吹來,那岸上桃花悠悠浮動。難怪詩人王維說:“雨中草色綠堪染,水上桃花紅欲燃”。于是我跳上渡船,匆匆駛向北岸。
朝陽躍出了山頭,揭去輕籠水面的淡淡晨霧,使河水頓時浮光躍金,空明澄碧。兩岸連山倒映水中,展現出一幅水靈靈的山水圖畫。你看,桃花灼灼,盈盈欲滴,紅白相間,參差和諧。隨輕舟慢移,這幅長軸畫卷徐徐伸展??我跳下小舟,拾級而上,向桃花叢林深入。行進間,無意中撞動樹枝,那花瓣上的露珠不時地灑在我的身上、臉上,清涼沁心。鑽進桃花叢深處,更是一派迷人的景色。含苞的,嬌羞滴滴;怒放的,玉立亭亭。那一簇簇晶瑩如玉的素潔,如夢如幻;那一團團楚楚欲燃的粉紅,
如詩如畫。春笑桃林,春鬧桃林。一樹樹桃花清香襲人,旖旎多姿。身臨這飄逸淡雅的境界,我的心經不住芬芳的襲擾,漸漸的陶醉了。我趕緊抓起相機,急切想把這美麗的春晨拍下來。忽然,耳畔飄來清馨的詩句:“最是一年春好處……”365的4倍號循聲望去,啊,那是怎樣一幅畫面呀!
在相機鏡頭側面不遠處,有一位姑娘倚著桃樹。她身著淺綠色衣服,桃枝在頭頂微微拂動。明麗的朝陽透過桃林,給這幅畫面鋪上了絕妙無比的底色,姑娘手捧書本,輕輕背誦著詩篇,仿佛一位全神貫注的畫家,用那滿眼閃爍著渴求的神采,用那滿眼流動著希望的光華,一筆筆描繪著心中的藍圖。
這,何止是“人面桃花相映紅”的景致! 

原創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。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相關文章 ARTICLE
2001